中新网首页| 安徽| 北京| 重庆| 福建| 甘肃| 贵州| 广东| 广西| 海南| 河北| 河南| 湖北| 湖南| 江苏| 江西| 吉林| 辽宁| 山东| 山西| 陕西| 广东| 四川| 香港| 新疆| 兵团| 云南| 浙江

公交都市,温情夜宵车如何开得更智慧更高效
2018年04月26日 10:58   来源:解放日报  

4月23日深夜,天下着雨,315路夜宵车上冷冷清清。 实习生 孟雨涵 摄

  “很多公交夜宵车上几乎没有乘客!”最近,有市民向解放日报反映,上海部分夜宵线上,乘客寥寥无几。几圈下来,空荡荡的车厢内,常常只有司机孤独的背影……

  所谓夜宵线路,是指首班车23时、末班车次日5时之间的公交线。数字夜宵线间隔不超过40分钟,文字夜宵线不超过1小时。来自市城市交通运输管理处的信息,全市除往来两大机场的1条守航夜宵线外,还有39条夜宵线,其中20条由上海火车站、上海南站等大型客运枢纽周边始发。这些夜宵公交车客流情况如何?线路站点设置、班次间隔是否合理?记者连续3天凌晨乘坐夜宵车进行体验。

  开往儿科医院的夜宵线很冷清

  4月16日,上海南站夜宵车枢纽

  记者发现,以上海南站为起点的夜宵线有301路、303路、315路、341路等。

  4月16日凌晨0时50分,55岁的曹师傅已将1时发车的315路停到上海南站南广场站台。他说,往来于上海火车站与上海南站的315路,营运时间是23时至次日4时30分,12个班次,间隔时间为半小时。除了23时30分两班车和末班车有少部分火车乘客乘坐外,其余时段没啥乘客。记者问他一路上有无乘车熟客?他说印象中,2时多在漕河泾站会上来一名坐到终点站的邮局员工;还有上海体育馆站会上来一名退休老人,到常熟路华山路站下,估计是去华山医院排队看病。

  1时10分,记者来到上海南站北广场。341路、301路、303路等站台处灯光黯淡,个别站牌上的发车时间等无法看清,周边异常冷清……

  1时30分,记者在303路上看到仅有一名乘客,对方自称来自天津,准备乘坐K526火车(过路车,上海南站4时14分发车)前往苏州,由于“闲得慌”,就坐303路到终点站南浦大桥兜一个来回,他自称“不虚此行”。司机说,为打发等候火车时间,坐夜宵车兜风的外地乘客并不少见。

  10年前开通营运、往来于上海南站北广场和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之间的341路,据业内人士说是上海最年轻的夜宵线,设置的本意是为深夜求诊的孩子、家长提供便利。1时40分,一辆341路缓缓驶离站台,全程7站,车厢内始终只有司机王师傅和记者两人。1时59分,车辆抵达5公里外的终点站儿科医院。记者下车后看到,医院正门紧闭,“急诊通道”大门距341路终点站至少三四百米。当记者问“急诊通道”口一名女工作人员,深夜有没有家长带孩子坐公交车来看急诊时,她指着门口停的10多辆出租车,一脸不解地反问:看急诊的家长会有耐心,笃悠悠等几十分钟才来一趟的公交车吗?

  2时20分,车辆返程。2分钟后车停靠莲花路顾戴路站,一位自称来自河南郑州的男乘客上车,他说夜行迷路了,正好看到有车过来,就先上再说。2时40分,记者和该乘客回到上海南站北广场。司机王师傅说,他的上班时间是23时至次日5时,一个晚上开6圈即12个单程,除1至3时的间隔时间为40分钟外,其余都是半小时一班。“一晚上的乘客还不到10人。”他说,341路有两辆车对开,司机经常一个人开着空荡荡的车来回跑。

  因便宜有座代驾员选择夜宵车

  4月17日,上海火车站夜宵车枢纽

  17日凌晨,记者又来到夜宵车始发集中的上海火车站。

  0时,在上海站南广场东侧,前往宝山密山路友谊支路的322路首班车准时发车。记者数了数,车厢内有22名乘客,其中3名是携带折叠车的代驾人员。322路沿共和新路一路北行,中山北路站上来两名乘客;闸北公园站上来4名,其中两人满嘴酒气;江场路站又上来手提电动踏板车的2名代驾员。公交车驶离共和新路,朝东进入长江西路的第一站是长江西路通河路站,该站是全程25站中的第10站,周边集中泗塘、通河等诸多新村小区,车厢内一大半乘客下了车。在距终点站还有5站的同济路水产路站,所有代驾员都下了车,只剩两名乘客。当车进入友谊路时,乘客只剩记者1人了。

  记者到终点站后马上又上了一辆1时出发的返程车。宝山巴士站上有3名乘客,全是提折叠车的代驾员。3人戴着头盔、身穿反光马甲,脖子上缠着橘红色的工号牌,说说笑笑。当车重回共和新路时,车厢内已有5名代驾员,互相招呼,彼此交流当日收入等信息。有的则紧盯手机,一旦有活,随时下车。

  记者问代驾员为何选择夜宵线出行?“便宜啊!”一名代驾员脱口而出,“从宝山到火车站,才2元钱,还确保有座!”其他代驾员都笑了起来。近中兴路站时,记者看到前面有一辆正在载客营运的312路夜宵车。对照公交线路图发现,322路、312路在共和新路上有近10个站点完全一致。“两线重复,再加上有的发车时段还前后脚,本来就不多的客流被再次分流。”司机葛师傅说。1时58分,记者返回火车站,整个25公里行程,只有8名乘客。

  酒店员工乘夜宵车回集体宿舍

  4月18日,外滩附近夜宵线枢纽

  起(终)点站设在曾经热闹的码头、轮渡口等处,为其配套的夜宵线路,如今客流有无变化?

  18日0时5分,记者来到外滩新开河站公交枢纽。曾为十六铺码头配套的317路,车型已改为申沃油电混合动力。0时10分,317路首班车准时发车,10.5米长的车厢内,只有1名乘客。第一站中山东一路广东路站,一下涌上来17名年轻人。司机鲍师傅说,乘客都是外滩附近酒店、宾馆的服务员,这个点正赶上他们下班,他们的宿舍在隆昌路站附近,所以集中赶这一班车。记者坐在前门边座位上。此后6站,除中山东一路南京东路站上了4名乘客外,其余上客数至多2人。唐山路新建路站上车的刘先生是个麻将迷,之所以在这里上车,是因为附近麻将馆里玩友都是动迁前的老邻居。

  317路从大连路往东拐后,就一直在平凉路上行驶直至终点。记者看到,此后10多个站点几乎没有乘客上车。当晚平凉路正在修筑路面,事前也没通告,317路只能绕行景星路、榆林路、汾州路、扬州路、许昌路,再兜回平凉路,跳过了“平凉路通北路站”。“通北路站一带以前还是有乘客的,不过现在都动迁了。”借助路灯,记者看到沿途大多砌起一人多高的围墙,墙内一片瓦砾;有的门面房仅剩黑洞洞的窗框。车至平凉路隆昌路站,外滩上车的10多位年轻人果然集体下车。车厢内只剩下鲍师傅、记者和另一名乘客。在经过近12公里、22站后,317路于0时50分到达终点站平凉路军工路站。鲍师傅马上拨打手机,汇报修路情形,随即驾车返程。宁武路站上来一个小伙,是名代驾员,准备到外滩后再换车前往浦东接活。此后,平凉路眉州路又上来3名按摩女工。夜宵车驾龄已超过10年的鲍师傅,做6天休1天,工作时间是23时至次日5时。他说,10年来客流一直很少,尤其是凌晨2时至4时。平凉路、唐山路等沿线动迁后,客流就更少了。1时30分,记者返回新开河站,一个单程全部乘客只有7人。

  1时50分,记者来到南浦大桥公交枢纽站。枢纽周边是303路、305路、306路、324路、327路共5条夜宵线路的起(终)点站。

  2时05分是303路发车时间,55岁的赵师傅自称是303路最年轻的司机,已开了10年。“一直都没啥人乘的。”记者看到,2时10分发车的324路车厢内,只有司机一人孤独的背影。2时15分发车的305路司机陈师傅,也55岁了,但同样是该路最年轻的司机,夜宵车驾龄已超过6年。陈师傅啃着冷大饼说,自己已跑的3个单程内,乘客一共不超过7人。“即便春运期间,夜宵车乘客也不多。他们宁愿等到天明坐地铁。”陈师傅说,路上还在跑的另外2辆305路车,客流同样寥寥无几。(解放日报记者 张家琳)

注: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!   编辑:王丹沁

5
热点视频
阿拉微上海
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
上海人、上海事。
专业媒体、靠谱新闻。
图片报道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常年法律顾问: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